玉小包子

Stan:

  -关于墨尔本恐袭事件,我决定还是要写一些什么








P1:写满留言的厚重的本子

P2:Sisto Malaspina先生的照片

P3:店旁的花朵

P4:陆续来悼念的路人,顾客与朋友

P5:带领我参观餐厅的马拉斯皮纳老先生的老顾客和朋友


P6:正在留言的人们


P7:马拉斯皮纳老先生合作数十年的伙伴,一生的朋友

P8:来为马拉斯皮纳老先生祈祷和歌唱的朋友

P9:店内,互相安慰的人

P10:停业后,依旧在门口驻足的人



  “当你身边的陌生人突然遇到危险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你是会选择挺身而出还是会避而远之?

  我想,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后者吧。其实,两个答案并没有什么对错之分。如果是我面临如此的选择,也许我也会选择后者吧。不过,总会有一些人,他们会勇敢的选择前者,去无畏的保护别人。
  距离上周五的墨尔本恐袭事件已经过去四天了,我不知道大家是否听说过这个事件,但是它确确实实对我造成很深的影响。尤其是因为这次事件去世的74岁老人Sisto Malaspina。因为这件事太过于沉重和哀伤,而又受传统思想的影响,一直以来,我很避免提这个话题,只在心里默默对这位英雄悼念。
  然而,当我今天受邀去马拉斯皮纳老先生生前的餐馆参观并悼念他的时候,在我拿起笔准备在无数人写过悼词的厚重的本子上写一些什么的时候。我听到了这样一句话,“卧槽,真特么恐怖。”。来自不知名路人的一句轻声吐槽。一句冷冷的吐槽,一句置身事外的吐槽,让我想起了许许多多类似的发言,无论是网上还是现实中。
  就在在那个瞬间,我决定,我应该写一些什么出来。我转身对马拉斯皮纳老先生的朋友说:“我决定,要写点什么出来”
  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为了向世人宣扬我三观有多正,更不是突发奇想的想蹭这个事件的热度。我知道现如今的社会,无论你做什么,都会有人嗤之以鼻,认为你这样或者那样。我并不会因为这些无聊的东西而感到在意,我只想表达出我的心声,单纯地对Sisto Malaspina老先生表示悼念。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了解到这件事。这件事,是实实切切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事发地点,就在离我学校楼下数十米外的街边,而事发时间,就在我们刚放学不到三十分钟之内。
  74岁的Sisto Malaspina先生,与伙伴一起经营着一家从1954年到现在的位于墨尔本餐厅,名字叫做Pellegrini's Espresso Bar。自从他接手餐厅几十年以来,几乎每天都按时到餐厅工作,一直勤勤恳恳的经营餐厅,和善的对待每一位员工和顾客,以热心和乐观的心态感染身边每一个人。事发当天,当恐怖分子点燃汽车之后,他以为几百米外发生了重大车祸,于是着急的冲了过去。他,是想要帮助“受害者”。可是,最早到达事发现场,不顾汽车随时爆炸的危险,想要帮助他人的他,迎来的却是歹徒冷冷的匕首。无情的歹徒将匕首捅进了最先冲上来的人,就这样,夺走了马拉斯皮纳老先生的生命。随后,墨尔本警方迅速赶到,同时也有其他路人的帮助下,劝说无果的情况下,开枪制服了这名歹徒,随后这名歹徒在送去医救无效情况下死亡。
  当天的我,可以说是处于事件波及范围内的人,也迅速收到了这些消息。同时,这件事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并即刻登上了微博热搜,大部分人都在哀悼和讨论。但是,总会有一些声音,比如:“卧槽”,“就在我附近,幸好不是我”,“真惨”。这些声音,尤其是来自于墨尔本一些同胞的声音,让我觉得十分的冷漠。让我反思,现在的人,都怎么了?
  马拉斯皮纳老先生,一位公认的好人就这样逝去了,非但没有受到他们的惋惜,甚至有的人可以笑的出声。我不懂他们在想什么,同样作为事件波及范围内的人,我们可不可以认为,马拉斯皮纳老先生,以及那位勇敢冲上去制止歹徒的流浪汉,保护了我们,或者说,我们和当时的路人一样,都被他们保护了。在他们眼里,我们都是值得帮助的人,都是值得保护的人。这样无私的人逝去了,怎么可以笑的出声呢?
  无论是马拉斯皮纳老先生,亦或是任何为了帮助他人牺牲自己利益的人,总会受到莫名的嘲讽和冷笑。
  试问,生活中,有多少可以无私帮助你,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保护你的人呢?
  在马拉斯皮纳老先生的一位常客和朋友的邀请和带领下,我走进了他生前的餐馆中,感受着员工的热情和帮助,与每一位员工握手和拥抱。他们对我和所有顾客都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只是那些笑容下隐隐的带着悲伤。所有的顾客,慕名而来悼念他的,或是本来就是老顾客的朋友们,都在沉默的缅怀着他。我觉得,所有人,都在把悲伤默默的藏在笑容背后。
  即便餐厅恢复营业了,以往营业到深夜的店依然下午六点多就停业了,作为今天最后迈出餐厅的顾客,一位员工送我从后厨走出了店外,重重地给我了一个拥抱,“我在这里工作几十年了,马拉斯皮纳先生一直是我心目中最好的老板和朋友。”
  我又站在店门口外,弯着腰,准备在厚重的本子上写些什么。
  “您,是离我身边最近的英雄,感谢您。”
  “来自一位被您保护的人”

  生活中的确会有很多不公,但是也会有很多不期而遇的温暖,也会有很多像马拉斯皮纳老先生这样的人,他们乐观,热心,不断用善良感染着周围的人。不断扩散着最纯洁和自然的力量,去改变你,去改变这个世界。




  最后,愿天堂没有暴行。

当他们遇上了王者荣耀

奉天逍遥:

    玉逍遥:奉天!十七!非常君!还有死小默云!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君奉天:嗯
    地冥:好了!
    人觉:好了呢!
    云徽子:准备好了,还有麻烦把死字去了!臭大师兄!
    玉逍遥:行行行,知道了知道了,死小默云!
    云徽子:……
   
    见众人准备妥当,玉逍遥便开始了匹配。
    仙人的生命总是那么漫长无涯,漫长的时光岁月里总要有点可以打发时间的事情。最开始的时候可以坐看天地争斗,随带插两脚打发点时间,可是后来环保局长逆神旸发出,若有人毁坏环境他便邀来弃天帝一同修理的告示后,苦境平静了……
    不能打架,天地人法正因少了一项打发时间的游戏而苦恼时,一款游戏闯入众人眼前。
    王者荣耀,5v5公平对战!
    可以打架!死了还能活!不会破坏环境!还能打发时间!
    这是从君奉天从玉逍遥嘴里得出来的几个结论,能打发时间!不错!君奉天很快就同意了玉逍遥的邀请,进入了游戏。
    同时在线的还有另外三个被玉逍遥坑进来的地冥,人觉和云徽子!


     玉逍遥:开始了开始了!你们要玩哪个?
     君奉天:……不知道……
     玉逍遥:奉天奉天!你玩这个!
   


     玉逍遥连忙帮君奉天挑选着人物


     君奉天:张良?为何是他?
     玉逍遥:奉天你看看,他也拿本书,你也拿本书!你俩多像啊!
     君奉天:……


     玉逍遥:地冥地冥,你玩什么?
     地冥:刘邦!这个吸血鬼的造型很符合我的审美!
     玉逍遥:…………人觉好友你呢?
     人觉:公孙离啊!她的伞挺漂亮的!
     玉逍遥:…………
 
     法师有了,射手有了,肉也有了,那我该玩什么?有了!元歌!
  
      玉逍遥:我要去潜伏!
      众人:???
 
     云徽子:你们都选好了那……我玩大乔吧!(谁敢欺负我,我就送谁回家!嘿嘿嘿!😏😏😏😏😏)


      在一段时间的等待后,五人进入了游戏!


      然后……玉逍遥就后悔了!为什么找了这么几个傻子当队友啊!


     人觉:嘿!我的伞出去了!诶!我咋又回来了?
     云徽子:看我大鲤鱼!biubiubiu!诶!我的鱼呢!
     地冥:这一技能是个啥?诶?这二技能又是什么?大招……我去,我咋到下路了!人觉咋回事啊!
     人觉:我哪知道!
     玉逍遥:你们脑子呢?


     看到君奉天默默的走了中路清兵,玉逍遥感慨还是奉天靠谱!


     人觉:我的伞勒?跑哪去了?
      云徽子:我咋回来了?
    


     玉逍遥:哈哈哈,还是我技术好!诶诶诶!我错了啊!别打别打我!
     随着屏幕一黑,一血顺利被对面拿走!
     君奉天:你不是跑了吗?
     玉逍遥:失误啊!我把本体扔人堆里了!
     君奉天:…………
   


    人觉:云徽子!你别乱扔技能!我已经被你传回好几次了!
     云徽子:哦!


    地冥:喂喂喂,玉逍遥来抓上路啊!我要撑不住了!
    玉逍遥:诶诶诶!来了来了!


    然后  诸葛亮击杀元歌
 
    地冥:要你何用!
    玉逍遥:😥😥😥😥
   


    随着一分一秒的过去,战局已经持续了二十分钟!
    2比20


    嗯,比分还不算太差……


    玉逍遥:奉天奉天,你来抗一下伤害!
    君奉天:……
    地冥:玉逍遥你si不si傻!他个法师他抗伤害?你脑子被水给浸了吧!
    玉逍遥:…………


然后又是十分钟过去…………
     3比30


得!十分钟送了十个人头!你们打的还真不错……


玉逍遥:咋办啊!感觉会输!😭😭😭
君奉天:别担心!有希望!
玉逍遥:这还有希望?
君奉天:嗯!听我的!对面高地已经被推!兵线也快过去!他们决定还会去清一波兵线,然后去打龙!云徽子你去下路阴着,等他们走了后去对面水晶开大!我们四个拖住他们!
玉逍遥:好!
云徽子:收到!


随着指令的下达,众人开始了行动!果然如君奉天所料!他们在主宰坑里打龙!玉逍遥四人牵制这他们的行动!云徽子也顺利的到达对面水晶,然后开大!
    随着大家一个个传送过去!然后……团灭……
    玉逍遥:……
    地冥:……
    君奉天:……
    人觉:……
    云徽子:😱😱😱😱
    玉逍遥:你个死小默云!让你传送你干嘛把招开在泉水里呀!
    云徽子:失误失误!
    地冥:玉逍遥!
    玉逍遥:嗯?
    地冥:我能杀队友吗?
    云徽子:…………


随着水晶炸裂,这局已失败收场!


   玉逍遥:不开心!不开心!超级不开心!
   看着众人的气压都格外的低,云徽子擦了擦汗!“那个,今天我们去吃火锅吧!我请客!”
   众人:行!走!


待他们走到门口时遇到了隔壁的神愆和帝龙胤,简单打过招呼,几人一同走了出去!
     神愆:今天打游戏遇到几个傻子!3比30还不肯放弃,最后非要让水晶拿五杀才肯罢休!真有意思!
     帝龙胤:也许他们不会玩吧!不过那大乔确实是个傻子!
     云徽子:(╯‵□′)╯︵┻━┻(你才是傻子!)
     地冥:冷静!(偷偷暗笑)
     神愆:比起大乔,其他人更傻啊!明知道在水晶还过来!哈哈哈哈
     地冥:!!!
     玉逍遥:!!!
     人觉:!!!
     君奉天:!!!
     云徽子:冷静冷静!
 





一个小小的彩蛋


    素还真:师弟!你要玩什么?
谈无欲不语,待进入后果断选择安琪拉!
    谈无欲:*罒▽罒*(对双马尾有莫名执念的人!)
    素还真: →_→


     


    
   

小鸡炖蘑菇

哭了

△:

 @玉小包子 老年人网上冲浪不易,投喂1下,挺沙雕的






“我经常想到一些死亡。”


他这么对楚天行说,后者刚把最后一位大妈送走,脸上犹带着笑意――他因为广场舞跳的好,在苦境坐拥无数大妈粉。大妈看他会唱会跳,人也好看,争先恐后地找他要联系方式。玉逍遥见状忍不住想:啊,这大概就是娘炮的魅力吧!


此刻这位才华横溢的娘炮朋友挨着他坐下了,摆出一个促膝长谈的姿势,“这很正常,男人嘛,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楚天行说,“我也经常胡思乱想,不过唱唱歌,跳跳舞就好了,要不你也试试?”


玉逍遥觉得ok,回家网购瑜伽垫,刚好店里搞活动,买一送一,财大气粗的玉老板一口气买了三十多个,截图发朋友圈:准备送给仙门小朋友[咧嘴笑][咧嘴笑]。云徽子看了瑟瑟发抖,仿佛一眼预见云海仙门的未来:宽敞明亮的学堂里,莘莘学子人手一个瑜伽垫,铺好在地上,广播女声好似那黄莺出谷,清脆婉转:瑜伽的挑战性在于超越我们的极限——但要在理性的限度之内。我们用身体的画布不断扩展我们的心灵的框架,就像你把一张画布不断拉伸,以获得更大的绘画空间。


过了会君奉天发来消息,问他吃不吃夜宵。玉逍遥思考片刻,噼里啪啦打键盘:我要吃仙脚下面那家螺狮粉,不要太辣,师兄最近上火辽。


君奉天秒回:好,那就凉拌黄瓜。附赠一个多喝热水的表情。他对这张图有一些不可言说的情节,可能是手机里仅有的表情包,玉离经吃完饭发,云忘归练完剑发,墨倾池办完事发,一天发到晚,父爱如山,儒门全体感动得纷纷落下眼泪。


玉逍遥当没看见,回他一个小心心,又补充道:还要便利店的草莓酸奶。发完他搁了手机,仰面倒在床上,准备小睡一会。




玉逍遥最近频频梦见君奉天。


他在梦里是个什么国的公主,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深受万千男人喜爱和追捧。一天,一个叫君奉天的王子登门造访,带来一车叉烧包,并对他说:嫁给我,这些都是你的。玉逍遥心动了,但他好歹是个公主,怎么能说嫁就嫁,于是说:这样吧,我们走个程序,你先说说你的不同之处。只见君奉天单膝下跪,虔诚地执起他的手,深情款款道:别的男人追求你是想操丨你,而我追求你是想操丨死你。


玉逍遥吓得头都飞了,整个人从床上跳起来,睡意全无。这个梦过于真实了点,因而他在见到君奉天本人的时候,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时值晚上十二点,儒门高层君奉天下班回家,没买螺狮粉,只有拌黄瓜。


“吃不到螺狮粉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玉逍遥发出六界最绝望的声音,“我真惨,我是世界上最惨的玉逍遥,我的惨可以上苦境头条。”


他是存心要闹君奉天,法儒老父亲招架不住,被迫下厨搞了一个土豆泥,玉逍遥差点儿泪流满面,“我的天,太好吃了吧,奉天,我要为你哐哐撞大墙。”


老父亲不动声色:“好吃就多吃。”


君奉天洗完澡出来,玉逍遥吃饱喝足瘫在沙发上,兴冲冲地朝他招手:来呀,奉天。活像个卖丨肉女演员。君奉天面不改色地走过去,两人一起观看新白娘子传奇。


玉逍遥突然说,嗳,奉天,你好像白娘子呀。


他凑到君奉天耳边喊:“娘子啊~~~”


“别闹。”君奉天表情严肃。


“我没闹呀,”玉逍遥怪无辜地说,“你不觉得很像吗?”




第二天日上三竿玉逍遥才醒,枕边空无一人。他神游了一会儿,爬起来觅食,瞧见君奉天在厨房忙活,手机放着做菜小视频,一个女声传出来:第一,将小仔鸡洗净,剁成小块……他身上围着条围裙,大漠苍鹰买的,粉红色,胸前一个巨型HelloKitty。


玉逍遥联想一些脱衣小游戏,渐渐露出涉丨黄的笑容,君奉天因此身心俱疲。


解决完午饭问题,玉逍遥提议下凡逛超市。苦境只有一个超市,所以苦境很苦。君奉天站在冰柜前思索,三鲜饺子好吃还是韭菜饺子好吃,玉逍遥离出口最近,透过大型玻璃,他正和一个小屁孩激情对视,事出有因,他俩都想玩外面的1块钱摇摇车。


君奉天面对此情此景,真切感觉到生活有时候真的很不行。这不行更大程度来自于工作方面,御命丹心君奉天,堂堂云海仙门少主,身家过亿,锦衣玉食,一着不慎入了儒门(君奉天: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孝顺父亲,我不知道儒门这么苦),平地摔进无底坑,每天以299792458米/秒的速度老去,人道是为下属操碎了心(父爱如山啊!父爱如山!)。他这么想了许多,决定三鲜韭菜一起买,外加一包佛山金城特惠装叉烧包。


他结完账,到外面找玉逍遥,此人正抱着一小孩坐在摇摇车上,看样子挺开心的。“奉天,这东西好好玩啊!”山区老人玉逍遥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儿,“我长这么大就没玩过这么好玩的东西!”


君奉天跟着笑了一下:好玩就多玩。




玉逍遥经常想到一些死亡,后来在某个早晨睁眼就看见君奉天在吻他,那一瞬间他觉得生死好像没那么重要了。




Fin.





【all叶】震惊!花季少男见网友竟险遭侵犯!

阿欠欠:

*法制栏目paro【你!】
*给 @慕瑾 紧紧的生日贺文~祝美少女紧紧生日快乐!
*我真的是粉
  
   
   
    
    
近日,16岁的高中生小修(化名)因见网友,险些招来失身之祸。
  
  
原来,今年刚上高二的小修对一款叫《荣耀》的电子游戏痴迷已久,据他说,自己是游戏里的顶尖大神,也认识了其他的一些大神们,还与他们互通了真实姓名,彼此关系亲密,是一帮“好哥们”。
  
  
就在上个月,“好哥们”之一的嫌疑人黄某提出了大家出来见个面、吃顿饭的建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而小修得知聚会地点正是自己所处的b市之后,没多少犹豫便同意了。
  
  
小修向学校请了假,又对父母谎称是学校组织了为期两天的郊外野游活动,就这样前往了商量好的聚会地点。
  
  
然而他没有想到,这竟是几人合谋的陷阱,正等着懵懂无知的小修跳下深渊。
  
  
“来了有五六个人吧,都是平时(玩得)比较好的。”小修回忆说,“有一个长得很帅的正在读大四,其他的都是社会人。”
  
  
六个成年男人和16岁的小修在b市某饭店聚会,之后去了KTV,闹到很晚。
  
  
小修说,他们递给了自己一杯“加料”了的果酒,他只喝了一口就完全睡死过去了。
  
  
“我说我不会(喝酒),他们说这是果酒,度数很低……我尝了一口,一口就不省人事了。”
  
   
在接受审讯时,嫌疑人喻某称,当时递给小修的真的只是一杯普通果酒,度数≤1°,不明白为什么会让小修醉成那样。
  
  
随后,六个男人将意识全无的小修带回了酒店,从其衣兜里摸出身份证为其开了房间。
    
   
当日值班的前台小姐回忆事发时,这六人自称是小修的朋友,因为小修喝醉了所以将他送回酒店。这些人非常富有心机,让嫌疑人周某出面与前台小姐攀谈,瞬间打消了前台小姐的所有怀疑。
  
   
酒店监控显示,嫌疑人黄某在等待电梯期间和在电梯里,多次亲吻受害人的脸颊;嫌疑人周某则半抱着受害人,将手放在其臀部。六个男人似乎还因此发生了争执,嫌疑人孙某多次对黄某做出警告动作。
  
   
从电梯出来之后,六名嫌疑人与受害人进入了同一个房间。
  
  
“(我)第二天醒的时候,发现衣服被换过了,”小修说,“但那时我并没有觉得哪里奇怪。”
  
  
说到这里,小修眼中浮上了几丝悔恨和痛苦,习惯性地想要点根烟,被记者以小孩子不能吸烟为由阻止了。
  
  
小修称,自己在洗漱时发现了颈部的疑似吻痕的红印,并因此询问了六名嫌疑人。发觉事情不对的小修一再逼问,最终得知是嫌疑人王某在昨夜为自己清洗身体时做了不轨的行径。
  
  
“大眼(嫌疑人王某化名)说他什么一时没忍住,还说我……说我很可爱什么的……”小修苦笑着说,“我觉得他很不对劲,骂了他一句变态,然后他们(六名嫌疑人)就都笑了起来。”
  
  
意识到事态严重的小修报了警。在接受审讯时,嫌疑人王某对自己的行径供认不讳,并称“这是同性友人之间正常的交往”,自己“只不过帮他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嫌疑人喻某也称“他(受害人小修)当时吐了一身,必须得清理”。
  
   
而嫌疑人韩某疑似前年某抢劫犯,警方称其面相十分眼熟,目前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在此衷心告诫读者朋友们:网络有风险,面基须谨慎!
  
  
  
  

啊啊啊我死了

D.Lan苍岚:

很多年后,混成了歌舞伎町地下王的崽,和升官成警督后也依旧爱你在心不开窍、连个圣诞礼物都送不出的狗子#狗崽# #警匪PARO# (我爱眼镜狗)(照例带人设) Merry Christmas~